欢迎来到环渤海律师网|环渤海刑事辩护网—环渤海刑辩团队官方网站   法律咨询热线:13831544521
  首页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业务范围 刑事资讯 亲办案例 刑事法规 关于我们

黄国富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福建省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6)闽03刑初62号
公诉机关莆田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黄国富,男,1963年1月1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程度,原任莆田市水利局副局长,出生地福建省莆田市,户籍所在地及住所地莆田市涵江区。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15年12月29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王志工、陈磊,福建众益律师事务所律师。
莆田市人民检察院以莆检公刑诉[2016]5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黄国富犯受贿罪,于2016年12月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2016年12月1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莆田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黄源斌、代理检察员陈清仙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黄国富及其辩护人王志工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黄国富在担任莆田市水利局副局长期间,利用其分管水利工程建设等职责便利,在工程款拨付、工程协调、工程材料供应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蔡某、郑某、黄某所送贿赂款共计现金12万元(人民币,下同)及价值1.8万元的购物卡,具体如下:
1、被告人黄国富接受蔡某请托,为宏峰集团(福建)有限公司承建的工程及公司的发展提供关照,于2008年至2010年春节期间及2013年春节期间,四次在其位于某某街道办事处某某居委会某某路X号家中收受蔡某给予的现金共计5万元。
2、被告人黄国富接受蔡某请托,协调莆田市东圳水库管理局尽快拨付”莆田市东圳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二期Ⅲ标段工程”进度款,于2012年春节期间,在家中收受蔡某给予的现金2万元。
3、被告人黄国富接受蔡某请托,为张某挂靠福建宏禹市政园林有限公司承建仙游县某1乡自来水村村通工程理顺关系,于2013年间在家中收受张某委托蔡某给予的现金1万元。
4、被告人黄国富接受郑某请托,对福建正源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在莆田市承建水利工程项目及公司发展予以关照,于2011年上半年间的一天,在其住处楼下收受郑某给予的现金2万元;于2011年、2012年中秋节期间,两次在其住处楼下收受郑某给予的价值共计1万元的购物卡;于2012、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在其住处楼下两次收受郑某给予的现金共计2万元。
5、被告人黄国富接受黄某请托,帮助黄某成为仙游县金钟水库防汛路工程的水泥供应商,于2009年、2011年、2012年、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前后四次收受黄某给予的共计价值8000元的购物卡。
2015年12月28日,被告人黄国富主动向本院投案。到案后,向仙游县人民检察院退出赃款15.6万元。
指控上述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应的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黄国富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12万元及价值1.5万元的购物卡,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二条的规定,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被告人黄国富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表示认罪悔罪,请求从宽处罚。
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的受贿事实、证据和罪名没有异议,但提出黄国富有自首情节,并积极全部退赃,悔罪态度较好,且经审前社会调查评估符合适用非监禁刑的条件,建议法院对被告人黄国富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缓刑一年。
经审理查明:
一、被告人黄国富案发前的身份和任职情况
被告人黄国富于2002年12月至2004年1月任莆田市水利局水利建设与管理科科长、市水利局直属机关党委宣传委员,于2004年1月起至案发前任莆田市水利局副局长、党组成员,分管水利工程建设、水电及农村电气化建设、工程招投标、东圳库区移民遗留问题处理等工作。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被告人黄国富的简历、任免文件、莆田市水利局关于领导分工的通知等证据证实。
二、受贿事实
(一)被告人黄国富接受宏峰集团(福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峰公司)股东蔡某请托,为该公司于2008年12月间中标承建的莆田市南北洋海堤北洋海堤四佰亩段海堤强化加固六期工程、协调莆田市东圳水库管理局尽快拨付”莆田市东圳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二期Ⅲ标段工程”进度款、张某挂靠福建宏禹市政园林有限公司承建仙游县某1乡自来水村村通工程理顺关系等事项提供帮助,于2008年2010年、2012年2013年春节期间及2013年间,六次在其家中收受蔡某给予的现金共计8万元。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黄国富的供述,证实:其接受宏峰公司董事长蔡某请托,对该公司承建工程及公司发展予以关照,还指示陈某尽快拨付宏峰公司承建的东圳水库节水灌溉防渗工程进度款,并为张某挂靠蔡某的宏禹公司所承建的仙游县自来水村村通工程存在违规行为理顺关系,于2008年至2010年的每年春节期间,每次在其家里收受蔡某送的现金1万元,2012年至2013年的每年春节期间,每次在其家里收受蔡某送的现金2万元,2013年间在其家中收受蔡某送的现金1万元,共计8万元。
2、证人蔡某的证言,证实:其系宏峰公司董事长,为拉近与黄国富的关系,请求黄国富对其公司承建工程的关照和支持,并为其理顺东圳水库管理局,尽快拨付东圳水库节水灌溉防渗工程进度款,于2008年至2010年每年春节期间,到黄国富家中拜年,每次拜年时都送给黄国富1万元人民币作为感谢费;2012年至2013年每年春节前的一天,到黄国富家中拜年,每次拜年时都送给黄国富2万元人民币作为感谢费;2013年间,张某挂靠在其名下的福建宏禹市政园林有限公司中标承建仙游县某2乡自来水村村通工程,后市水利局在该工程施工期间巡查发现张某的施工队存在违规行为,张某就到其办公室请求其带张某去找黄国富说情,其就打电话联系黄国富,但黄国富只同意和其见面,于是张某就将1万元人民币拿给其,委托其送给黄国富作为好处费,其就带着1万元人民到黄国富的家里,请求黄国富不要惩罚其公司,黄国富收下钱后表示同意,上述6次共计8万元。
3、证人陈某的证言、莆田市东圳水库管理局于2016年12月2日出具《陈某同志简历》,证实:蔡某于2011年左右承建东圳水库节水灌溉防渗工程,期间黄国富要求时任莆田市东圳水库管理局党委书记的陈某尽快拨付工程进度款。
4、证人张某的证言,证实:其挂靠宏峰公司蔡某名下的福建宏禹市政园林有限公司中标承建承建仙游县某某镇自来水村村通工程,水利局巡查时发现违规,其害怕被处罚,委托蔡某找黄国富帮忙关照;2013年间,其与蔡某到黄国富家楼下,蔡某单独一人去黄国富家,下来后说将其给予的1万元送给黄国富,后公司未受处罚。
5、营业执照、内资企业登记基本情况表、宏峰公司20072011年中标工程项目列表、中标通知书、中标结果公示、施工招标情况报告、工程施工合同书、报告、工程技术联系单、工程完工验收鉴定书、会议记录、工程预付款支付申请表、工程预付款支付证书、发票、市级政府投资项目工程款支付申报表以及莆田市东圳水库管理局于2016年12月2日出具的《情况说明》、水利水电施工合同、某1乡人民政府关于申请办理社硎2010年农村饮水安全工程质量监督的函,证实:宏峰公司法人代表蔡慧钦,蔡某为股东之一;20072011年宏峰公司中标承建”莆田市南北洋海堤北洋海堤四佰亩段海堤强化加固六期工程”、”莆田市东圳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二期Ⅲ标段工程”等情况;东圳水库管理局拨付给宏峰公司的”莆田市东圳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二期Ⅲ标段工程”进度款的情况;福建宏禹市政园林有限公司于2011年中标”仙游县某1乡2010年农村饮水安全项目”,以及2012年3月7日某1乡人民政府向仙游县水务局发文申请监督等情况。
(二)被告人黄国富接受时任福建正源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郑某请托,对该公司中标承建莆田东圳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三期工程、莆田市红山水库大坝除险加固工程等项目提供帮助,于2011年上半年间的一天,在其住处楼下收受郑某给予的现金2万元;于2011年、2012年中秋节期间,两次在其住处楼下收受郑某给予的价值共计1万元的购物卡;于2012、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在其住处楼下两次收受郑某给予的现金共计2万元;上述财物共计5万元。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黄国富的供述,证实:其接受原福建正源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郑某请托,答应对郑某公司在莆田市承建水利工程项目给予关照、介绍水利工程项目,于2011年上半年间的一天,在其家楼下收受郑某送的现金2万元;于2011年、2012年这两年中秋前的一天,两次在其家楼下收受郑某送的价值各5000元的购物卡;于2012年、2013年这两年春节期间,在其家楼下两次收受郑某送的现金各1万元。
2、证人郑某的证言,证实:其系原福建正源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请求黄国富将莆田市水利局下面的水利工程项目介绍给其承包并关照其公司中标的其他水利工程项目,于2011年上半年间的一天,在黄国富家楼下送给黄国富现金2万元;于2011年、2012年这两年中秋前的一天,两次在黄国富家楼下送给黄国富价值各5000元的购物卡;于2012年、2013年农历年底,在黄国富家楼下两次送给黄国富现金各1万元。
3、营业执照、内资企业登记表、中标通知书、施工合同书、工程预付款支付申请表、工程进度拨款申请表、工程款支付证书、工程款支付申请表、莆田市红山水库大坝除险加固工程完工验收会议纪要、莆田市财政局关于莆田市红山水库大坝除险加固工程结算审核结论的通知、莆田市水利局关于印发《红山水库除险加固项目主体工程投入使用验收鉴定书》,证实:郑某系福建正源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变更前的法定代表人,以及该公司中标承建”莆田东圳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三期工程(第二标段)”、”莆田市红山水库大坝除险加固工程”、”莆田市东圳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三期(2012年度)Ⅲ标段工程”等情况。
(三)被告人黄国富接受黄某请托,帮助黄某成为仙游县金钟水库防汛路工程的水泥供应商,于2009年、2011年、2012年、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前后四次收受黄某给予的共计价值8000元的购物卡。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黄国富的供述,证实:2008年间,其接受黄某请托,向雷某打招呼,让黄某成为仙游县金钟水库防汛路工程的水泥供应商,并于2009年、2011年、2012年、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每次收受黄某送的价值2000元的购物卡,前后四次共计价值8000元的购物卡。
2、证人黄某的证言,证实:2008年间,其请求黄国富帮忙让其成为仙游县金钟水库防汛路工程的水泥供应商,黄国富向雷某打招呼后,让其直接联系雷某,其顺利成为供应商,并于2009年、2011年、2012年、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每次送给黄国富价值2000元的购物卡,前后四次送了共计价值8000元的购物卡。
3、证人雷某的证言,证实:其是原金钟水利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08年间,仙游县金钟水库要建设防汛路工程对外招投标后,由于工程建设需要使用水泥,时任莆田市水利局的副局长黄国富打电话给其,介绍黄某成为金钟水库防汛路工程水泥供应商,其应答并将黄某引荐给项目承包商,后来,黄某就顺利成为该项目的水泥供应商。
4、合同协议书、中标通知书、施工合同书、莆田市仙游金钟水利枢纽工程开发有限公司出具《情况说明》,证实:福建省隆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福建省鑫通建设有限公司、福建华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分别中标、签订协议修建C35、C36、C37标段,以及莆田市仙游金钟水利枢纽工程开发有限公司与莆田市道路桥梁建设总公司、宁德市路桥总公司、福建华星路桥工程有限公司、福建省隆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福建华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分别签订协议修建C9、C10、C11、C12标段的情况;C35、C36、C37标段为县道城石线工程,C9、C10、C11、C12、C9桥(库区后溪桥)标段为金钟水库库区改线工程,既是某3乡村公路,通向某3乡某1村、某2村、某3村、某4村的村道,又是金钟水库改线公路,具有防汛功能。
另查明:2015年12月28日,被告人黄国富主动向莆田市人民检察院投案;同月29日,被告人黄国富向仙游县人民检察院退出赃款15.6万元人民币。莆田市涵江区司法局于2016年12月23日至2016年12月27日对被告人黄国富进行了调查评估,认为被告人黄国富符合非监禁刑条件。2017年1月10日,被告人黄国富向本院预缴罚金人民币14万元。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仙游县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出具的《归案经过》,证实:被告人黄国富于2015年12月28日到莆田市人民检察院投案,仙游县人民检察院于同月29日对其立案侦查,并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
2、扣押决定书、扣押财物、文件清单、收据,证实:2015年12月29日,仙游县人民检察院扣押黄国富赃款15.6万元。
认定全案的其他证据:
1、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黄国富的户籍情况以及案发前没有发现违法犯罪记录。
2、指定管辖决定书、立案决定书、传唤证、取保候审决定书、起诉意见书等法律文书,证实:本案立案、侦查等程序合法。
3、莆田市水利局于2016年12月1日出具《情况说明》,证实:宏峰集团(福建)有限公司、福建正源水利水电工程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均为股份制私营企业,与该局没有行政隶属及管理关系,这两家公司根据市政府关于莆田市工程名录库的文件要求向该局申请进入”莆田市水利工程名录库名单”,经审核,对包括上述两家公司在内符合条件的公司均予以公示、公布;如公司中标本市水利项目,将按照项目属地管理、分级管理原则,由所在地水行政主管部门依据《福建省水利工程质量监督分级管理指导意见(试行)》、《莆田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莆田市建设工程施工招标评标管理规定”的通知》(莆政综2009114号)等相关文件要求,进行质量监督及标后管理。
4、仙游县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出具的《录音录像制作说明》,证实:对黄国富讯问并制作同步录音录像,严格按讯问嫌疑人录音录像的相关规定执行。
上述证据均系公诉机关提供,并经庭审举证、质证,证据内容客观、真实、合法,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黄国富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价值共计人民币13.8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黄国富犯罪以后能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且能退清赃款并预缴罚金,可以从轻处罚;经莆田市涵江区司法局审前社会调查评估认为被告人黄国富符合非监禁刑条件,故被告人黄国富及其辩护人提出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的诉辩意见成立,予以采纳。据此,根据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六十四条、第九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研究决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黄国富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四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二、被告人黄国富已退出的赃款人民币13.8万元,予以没收,由扣押机关仙游县人民检察院依法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审判长  董金勇
审判员  郑文贤
审判员  郑 星

二〇一七年一月十七日
书记员  黄梅珠
附:本案所适用的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八十五条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
国家工作人员在经济往来中,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归个人所有的,以受贿论处。
第三百八十六条对犯受贿罪的,根据受贿所得数额及情节,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的规定处罚。索贿的从重处罚。
第三百八十三条对犯贪污罪的,根据情节轻重,分别依照下列规定处罚:
(一)贪污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较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二)贪污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三)贪污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数额特别巨大,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对多次贪污未经处理的,按照累计贪污数额处罚。
犯第一款罪,在提起公诉前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真诚悔罪、积极退赃,避免、减少损害结果的发生,有第一项规定情形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有第二项、第三项规定情形的,可以从轻处罚。
犯第一款罪,有第三项规定情形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人民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同时决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个月。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九十三条本法所称国家工作人员,是指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2、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贪污或者受贿数额在三万元以上不满二十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额较大”,依法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贪污数额在一万元以上不满三万元,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较重情节”,依法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一)贪污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防疫、社会捐助等特定款物的;
(二)曾因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受过党纪、行政处分的;
(三)曾因故意犯罪受过刑事追究的;
(四)赃款赃物用于非法活动的;
(五)拒不交待赃款赃物去向或者拒不配合追缴工作,致使无法追缴的;
(六)造成恶劣影响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受贿数额在一万元以上不满三万元,具有前款第二项至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之一,或者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较重情节”,依法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一)多次索贿的;
(二)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损失的;
(三)为他人谋取职务提拔、调整的。
第十五条对多次受贿未经处理的,累计计算受贿数额。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前后多次收受请托人财物,受请托之前收受的财物数额在一万元以上的,应当一并计入受贿数额。
第十九条对贪污罪、受贿罪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应当并处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金;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应当并处二十万元以上犯罪数额二倍以下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的,应当并处五十万元以上犯罪数额二倍以下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对刑法规定并处罚金的其他贪污贿赂犯罪,应当在十万元以上犯罪数额二倍以下判处罚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