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环渤海律师网|环渤海刑事辩护网—环渤海刑辩团队官方网站   法律咨询热线:13831544521
  首页 律师团队 团队动态 业务范围 刑事资讯 亲办案例 刑事法规 关于我们

职务侵占罪中“本单位财物”的界定

被告人汪某某系重庆某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员工。2007年7月开始负责管理该公司仓库。2007年10月15日至27日期间,被告人汪某某利用管理仓库的职务之便,将公司存放在重庆市渝中区某仓库内价值人民币87616元的各类服装私自卖给潘某某,获赃款人民币5150元。2007年11月10日,该公司委派他人管理仓库,在进行盘点时发现物品丢失遂向公安机关报案。案发后,全部赃物被追回,并已发还被害单位。

检察院以被告人汪某某犯
职务侵占罪提起公诉。

〔审判〕

被告人汪某某在一审期间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一审判决被告人汪某某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对被告人汪某某的违法所得人民币5150元继续予以追缴。

被告人汪某某不服,以该货物不为公司所有,而是公司另一行政管理人员黄某某私人所有,故其行为不构成职务侵占罪为由提出上诉。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对“本单位财物”的界定,即本单位保管的他人财物能否认定为“本单位财物”。

二审审理查明,重庆某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股东(发起人)为孙某某、常某。公司一行政管理人员黄某某虽对公司成立有部分出资,但不为公司股东。本案涉案赃物的所有人为黄某某,其事前经该公司负责人孙某某同意后将其个人经营的服装存放于公司仓库。被告人汪某某利用担任重庆某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库管员的职务之便,将本单位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职务侵占罪。

二审认为,重庆某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行政管理人员黄某某经该公司负责人同意后,将自己所有的服装存放于公司仓库,公司按规定办理了入库手续,黄某某与公司之间形成事实上的委托保管关系,该批货物作为公司管理中的他人财物,应视为公司财物;黄某某个人与被告人汪某某之间并未达成私人之间委托代为保管他人财物的民事法律关系;被告人汪某某身为重庆某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库管员,基于公司库管员职责,而非基于黄某某个人委托,对该批货物进行保管,并利用职务之便,将该批货物予以变卖、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其行为符合职务侵占罪的构成要件。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关于对职务侵占罪中“本单位财物”的界定,根据刑法第271条第一款的规定,职务侵占罪对象为公司、企业或其他单位的财物。“本单位财物”应当解释为不仅指本单位“所有”的财物,而且指本单位“持有”的财物。具体而言,不仅包括已经在本单位占有、管理之下并为本单位所有的财物;也包括虽然本单位尚未占有、支配但属于本单位所有的债券;同时还包括由本单位依照法律规定和契约约定临时管理、使用或者运输的他人财物。因为如果单位人员侵占了这些财物,行为人所在的单位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实质上仍然侵犯了本单位的财产所有权。显然,本案裁判正是基于上述对法条的扩张解释而作出的。

关于法条的扩张解释,有三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一是能否进行扩张解释?二是扩张解释的适用条件?三是怎样进行扩张解释?

所谓扩张解释,也称扩大解释,是指刑法条文所使用的文字失于狭隘,不足以表明刑法的真实意义,于是扩张其意义,使其符合刑法的真实意义的解释方法。

我国1997年刑法修订明确规定了罪刑法定原则,并取消类推制度,在这种情况下,能否对法条进行扩张解释?扩张解释的正当性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成文法的局限性使扩张解释在法律适用中具有客观必要性。由于语言文字的局限性和立法者预见能力的有限性,许多犯罪现象不可能在固有的法条文字中包揽无遗。从我国现实情况看,目前我国正处于社会变革和转轨时期,治安形势严峻,刑事法律的滞后性问题会随着社会发展而表现得日益突出。法律的局限性是客观存在的,这是由人的理性能力的有限性决定的。刑法在许多方面所存在的瑕疵、疏漏及滞后等问题主要应通过不断完善立法加以解决。为了维护法律的相对稳定性、严肃性与权威性,同时保证刑法条文适应社会的发展与犯罪的变化,适时、适当的法律解释就成了法律稳定性与变化事物间的最好的调和剂。第二,刑法功能的双面性使扩张解释在法律适用中具有内在合理性。我国刑法既具有通过惩罚犯罪,保护国家、社会和公民不受非法侵害的社会保护功能,又具有保障公民不受国家刑罚权非法侵犯的人权保障功能。从刑法功能的价值选择看,刑法的安全价值与公平价值、人权保障与社会保护,究竟如何选择是我们必须正视的问题。对于我国所要求的刑法功能而言,尽管需要强化刑法保障功能的力度,但是却不能改变刑法保护功能的优先地位。在社会转轨时期,社会保护功能优先仍然是我们的理性选择。[1]第三,罪刑法定的基本精神是防止国家刑罚权的滥用,以保障人权。但我国刑法第三条是把打击犯罪、保护人民作为罪刑法定原则的重要方面明确规定,而且把它放在第一位。过于限制对法律条文的扩张解释并不利于实现打击犯罪、保护人民。故罪刑法定原则也并不禁止扩张解释。综上所述,适当地扩张解释应是被允许的。

从司法实践情况看,扩张解释必然导致刑事处罚范围的扩大,因此,掌握严格的适用条件是十分必要的。具体而言,笔者认为,可以把握以下两点:一是,从刑法条文的字面含义看,如果现行法条文字的一般含义明显狭窄,据此掌握定罪处罚的标准势必导致放纵犯罪或处刑不公。例如本案中,如果将上述“本单位财物”仅仅解释为本单位“所有的”财物,则只能将被告人汪某某的行为按盗窃或者侵占罪论处。而职务侵占罪、
盗窃罪与侵占罪三罪的起刑点数额、法定刑轻重等均有不同,由此导致的裁判不公也就不难想象。二是,从有待扩张解释包容的事实分析,已经或可以预见将会大量发生的事实与法条字面含义所指的事实具有本质上的相同、所致社会危害程度基本相当的特点。其中包含:1.扩张解释的动议应当基于已经或可以预见将会大量发生的事实,不可单纯地根据推测甚至臆想的事实启动扩张解释。如本案中对“本单位财物”所作的扩张解释,就是以现实生活中已经发生的案件事实为基础的。2.从犯罪构成和社会危害程度方面作比较,待扩张解释包容的事实与法条字面含义所指的事实并无实质性差异。[2]如库管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无论是侵占本单位“持有”的财物还是“所有”的财物,实质上仍然侵犯了本单位的财产所有权,对其主客观行为特征和社会危害性程度均可作同一评价。总之,只有按照刑法条文的字面含义理解、适用法律明显不能满足惩治犯罪的实际需要时,才可进行扩张解释。

扩张解释如何进行?从内部关系看,扩张解释应以法条文字的逻辑含义能包容为限度。以本案为例,将“本单位财物”扩张解释为本单位所有、占有、管理的财物、债券以及由本单位依照法律规定和契约约定临时管理、使用或者运输的他人财物,是能够为该法条的逻辑含义所包容的。从外部关系看,扩张解释应当特别注意与类推解释划清界限。二者的重要区别在于:扩张解释所包含的事实与法律条文字面含义所指的事实具有共同的本质,即扩张解释所包含的事实没有超出一般人通过法条字面通常能够预见的范围。而类推解释所包含的事实与法律条文字面含义所指的事实在相关语境中并不具有同质性,往往超出一般人通过法条能够预见的范围。[3]另外,笔者认为,扩张解释和类推解释在理论上比较容易区分,但在具体的刑法司法解释实践中需要刑法司法解释机关在进行具体的解释时根据社会相当性标准去具体把握,防止在扩张解释的名义下进行为罪刑法定原则所排斥的类推解释。

综上所述,将汪某某侵占本单位代他人保管的财物的行为定性为职务侵占罪符合我国立法目的,该案犯罪事实清楚,案情简单,汪某某的行为对社会的危害性也是显而易见的;运用我国刑法解释方法中的扩张解释,并不违背国刑法中的罪行法定原则,是完善我国刑法体制的方式之一,应成为现代罪刑法定原则的刑事司法理念。





--------------------------------------------------------------------------------

[1]张兆松:《扩张解释应允许》,2003年12月5日

[2]黄祥青:《刑法适用疑难破解》,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286页。

[3] 参见黄祥青:《刑法适用疑难破解》,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287页。